kok体育官网

kok体育官网开户:用3天准备换1分钟笑声!搞笑天王志村健:“做别人不想做的事40年,才能生存”

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21-11-19 00:17

编按:日本喜剧泰斗因新冠肺炎辞世,写手“重点就在括号里”谈及志村健“让人发笑的功力”,也谈及搞笑艺人的专业,甚至涉及人生经历。

已经被奉为“短剧之王”的志村健说,“我是一个很不擅长说话的人,所以就只能演短剧了,别人只要在上台前三十分钟就能准备好,我却要在表演三天前就开始写剧本、检查短剧舞台布景,很麻烦的。

所以大家都不想去做这一块,但我已经习惯了,因为是做了别人不想干的事情干了四十年,所以自己才能生存下来吧。”

日本专注考究“喜剧”,各职所司,就像站在舞台上说著漫才的两个人,一个装傻,一个吐嘈,需要非常灵敏的反应(或者说是运动神经也不为过),简单的架构能组合成的笑点成千上百,要怎么穿透观众的心,倚靠的是“观察”与“反映”。

谐星组合DOWNTOWN的滨田雅功跟松本人志,一生执著“漫才”,不光光只是处理较低俗色情的题材,装傻逗哏的松本人志说,“人的笑点不是营造出来的,是来自于真实的命运,而且一定隔个距离,才会觉得好笑。”

他们的漫才贴近生活,专注平凡的细节,松本人志不闹腾,他就像面镜子般冷静地照出我们从来没在意过的身旁的事物,那更接近“黑色幽默”的层面,他主持《人志松本のすべらない话》近十二个年头,上节目的每个人都必须像与他战斗般,必须讲真实的故事来引人发笑,这正是“语言就是戏剧的一门艺术”的极致。

年底与红白歌唱大赛对打的《二十四小时不能笑》系列就像是每年必看的喜剧表演,在台湾被人奉为极度低俗的“整人”,转化为“一边逗观众笑、一边逗自己笑、然后再透过极度夸张的处罚再逗观众笑”,几乎让你赞叹“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构思”,倚靠的全是他们的专业。

“整人”艺术甚者,除了他们以外,还有《人间观察综艺Monitoring 》、《男女纠察队》跟每年一次的《整人大赏》。

《人间观察Monitoring 》擅于提出一个问题(“如果某某某遇到鬼了,他们会怎么办?”、“如果节目组请丈夫告诉太太说要离婚、而太太真的要离婚,那他怎么办?”),专注于人性的考验与观察。台湾最熟的《男女纠察队》,让朝日电视台花上大笔的金钱跟时间(魔术短信要花的时间跟精力很惊人),只为了整一个人、让他掉下地洞,令人佩服。《整人大赏》比较靠近让每个被整的艺人脱去外在形象、让观众看见他们不为人知的真实反应,却很有把握的不会太过火,甚至让人对他们增加好感度。

但是,志村健让你发笑的功力,不是语言的艺术、不是整人的快感,而是透过一次次细节的观察,塑造出平凡却极度夸大化的角色。

现在台湾重新上映的《铁道员》里,他客串了一个非常小的角色“喝醉酒的矿工”,镜头甚至还对著他喝完酒要想站直的双脚一个很有趣的特写。

但要如何表现喝醉酒这件事,他的独到见解是:“每一个喝醉酒的人都不觉得自己醉了,他们总是想要站直,然后告诉别人‘我可以走直线呦’,所以要表现的不是喝醉酒这件事,而是喝醉酒后却要努力站直这件事。”( ※ 提醒您:禁止酒驾 饮酒过量有碍健康 )

从前年轻没钱的时侯,他总是坐在咖啡馆看著一来一往的行走,恣意想像“这个人应该就是这样吧”,透过想像力来定下“设定”,看见有趣的人就会记录下来。

呼吸声很大声、严重重听的经典角色“HITOMI婆婆”,是有次遇见了很老的婆婆,婆婆“哼哼哼”般的呼吸声让他一直问“婆婆你在说什么啊?”,其实什么也没说,只是呼吸声很大声。他就这个样子深深记住,然后放大在自已的表演里。

戴著秃头头套、画著假胡渣的“变态怪叔叔”,短剧里的所有铺陈只为了说一句“是的,我就是变态怪叔叔!”,然后跳起非常奇怪的舞,最后再来一句意味不明的“哒吩哒”。画著大白脸的“笨蛋殿下”透过极度夸张的表情与节奏感,甚至不需要说一句话就能引人发笑。

志村健说,作为搞笑艺人的最终形态,应该是一上台就能让观众发笑,上台走个一圈马上下台却能让人捧腹大笑、笑著“他对我鞠了躬哈哈哈”就马上结束。

他深究,“要是搞笑形象深植人心,一上场就会笑吧”。

去年十一月,NHK找了他跟Perfume做了一场对谈,在对话的最终,短发女孩问他,“目标实现的时侯会有一种不安感,会感觉已经没有目标了,这要怎么办?”(正好是Perfume的现况)。

他告诉三个女孩,“但我想,一直以来完成的事反而会变成动力吧,会变成很大的自信。虽然这样以后是没法突飞猛进,但也不再需要了,接下来更重要的,是‘努力维持它’,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,能够保持一点点上涨,尽力地进步后,哪怕很微弱、一毫米也好能进步就好,以这样的心态做下去。

因为一直以来都在做普通人做不到、无法体验的事情,所以我觉得这样会比以前靠气势成长时,更能够创作出更有深度的东西,这样子不停累积下去,就能慢慢成长吧”。

平时看来轻浮的志村健,在经历了近四十年的舞台生涯后,他告诉女孩们的道理,是如此的简单、如此的诚恳、却也是如此的深刻。

关于自己人生的最后状态,他说,在舞台演出时,最后一场是睡著、已经结束的场景,自已就那样躺在舞台上,掌声跟欢呼声之后,布幕降下,“就这样死去最棒的”。

在掌声中慢慢睡去,大家一片手忙脚乱中,再突然爬起“骗你的呦~”,再次引人发笑。

在舞台上战到最后一刻,在舞台上成长到最后一刻,在舞台上笑到最后一刻。

这是他们的人生。

※本文经